唯一湘湘

不吃药就爱出门,妄想中二病不轻。

好多天没好好去画画了,突然画出来的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啊啊啊啊啊啊。

我捡了只猫?【第一天】

    有点怂,想溜。

    如果我没有老眼昏花,那么我面前的不明物着实像前些日子才打败的某人,不,魔术式?不,我觉得到最后还是称他为人比较好。

    可是性别这点,该怎么认证。。。虽然单凭外表我称呼盖提亚为他。可他既不吃男性特攻,也不吃女性特攻。盖提亚又不是阿福和迪昂,又或者恩奇都之类的从者。

    啊,想溜。

    认命的把他从走廊拖到我的房间内。对的,拖,体格差让我并不能对他进行公主抱,并且我也不想。拖到床上的时候我才开始思考人生,虽然走廊上并没有监控,但是这个人的轻微魔力反应也会暴露吧?我已经看到达芬奇酱对我进行了爱的教导的场景,想到这里更头大了,耳畔仿佛回响起玛修的各种前辈的呼声。

    呜呼,有点小怂。坐床上磕着薯片看着盖提亚一头金色羊毛,又突然觉得挺漂亮的,不亏。

    明明在作为魔神王的时候像颗点着的银杏树,使着宛若龟派气功一般的发波方式,二倍速的欧拉欧拉拳击,让我非常无法保持自己作为魔术师的矜持回给他木达木达。

    咳咳。洗漱洗漱。

    对着这样一个人我着实没有更多除了吐槽之外的想法,我有些累了。

    在把他拖到床上之前我在种火修炼场呆了四个小时以上,为新来的卫宫先生准备口粮,等回到my room我的全身都是软的,拖着盖提亚到床上时我觉得我已经长在这张床上了,再没有心思回想清姬静谧,乃至妈妈会不会来夜袭?门有没有锁?

    只伸手把盖提亚那头黄金羊毛拢了拢,把他推到床的里侧。卷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 梦里我捡了只猫,还是只大橘,我觉得床似乎要塌了,有点怂。

犹豫要不要从微博转lof,先观望新浪作死。

为什么分段分不开?我不开心

(○` 3′○)你究竟抽什么风了lof,为什么小说用手机码出来就是密密麻麻的一团,根本看不出分段啊摔!┻━┻︵╰(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你搞什么鬼啊!︶︿︶我不开心了!!!
分了好多次都不管用!我不开心了!!!╰_╯
真的!